Lipcus

特别丧。

加州清光未曾料想到的三件事

。私设?
。ooc?
。哈姆雷特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加州清光未曾预料到会遭遇如此这般的场景。

两人的温度在紧贴的肌肤间传递,她的手害怕地紧抓着自己衣服,衣服被汗水浸湿,发丝贴在两鬓。
若是没有周围的堕化刀和历史修正主义者,便是极乐。
“短刀们都……为什么偏偏会在主力都去远征的时候!”审神者抽泣着说。
血顺着脸的轮廓滴在被紧抱着的审神者身上。“清光……血……伤口……!”
“主人别担心,不是我的血哦?没事的没事的,最可爱的我会保护好主人的。”他挥刀又斩下一个敌人的首级。
“目标是我……清光你去搬救兵吧!我、我会躲起……!”
加州清光打断了审神者要说出口的话:“再说什么糊话呢,我怎么会留主人你一个人在这?”
“但是不这么...

……总之只是个人设,因为是个手残把女神画挫了,向作者认罪(趴地

(乙女)与三日月有关的事

ooc……

原本是大小姐一样的婶婶由于篇幅似乎没表现出来

有空那来写长篇吧?

乙女苦手夫

一发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#01 初遇


“哦呀,是新的主殿呢,多多指教了。”三日月宗近笑着说。

“这可真是来了一把了不起的刀呢。”停顿,“不得不说,真是异乎寻常的美丽。”

“哈哈哈,多谢夸奖。”


#02 关于英雄救美


商店返回路上遇见了历史修正主义者。

“哎呀,真是运势不佳。”叹了口气。

剑劈下来了。“哐!”……哎,被谁从身后抱住了。

“哎呀哎呀……不...

©Lipcus | Powered by LOFTER